這家估值25億的公司,破產了?
466
2022-06-09 10:26    文章來源:投中網(ID:China-Venture)
文章摘要:創業向來九死一生。


創業向來九死一生。

作者|喜樂
來源|投中網(ID:China-Venture)

在端午安康之際,我朋友圈的一些投資人朋友不約而同轉發了一條創業公司創始人發內部信的鏈接:白鷺科技,遭破產清算,法院拍賣了創始人陳書藝唯一的住所。

說實話,今年無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的多變環境,都在裹挾我們脆弱的情緒。不過引起我注意的不是白鷺破產,而是轉發的投資人表達了和白鷺CEO陳書藝對待創業失敗這件事不同的看法。

陳書藝的這封內部信很長,情緒基調非常低迷,里面詳細敘述了他認為白鷺為何會走向滅亡的原因,我簡單梳理一下主要是以下兩種因素:

外部環境不友好,資本撤退,創業維艱;

投資人太多,彼此間利益沖撞。

白鷺科技曾是資本的寵兒,擁有過26位投資人,幾乎都來自一線創投基金。然而在陳書藝的內部信中,這26位投資人也成為把他推向懸崖的推手:“10月以后,我們老股東突然對我發難,凍結了公司和我以及我的家人的全部資產,銀行賬戶、股權、房產等,并起訴到法院要求撒資。白鷺有26位投資人,溝通起來非常困難,他們的意見和利益也完全不一致,把我夾在中間,直至年底,法院把我唯一的住所都拍賣了?!?/p>

創業向來九死一生,白鷺的“死”,真的都是源于“大環境”嗎?針對這件事兒,我的一些投資人朋友說了心里話:不全怪大環境。

01 創業13年,估值25億元

白鷺科技的壽命并不短,成立于2008年,距今也有13年。在這13年中,作為一家HTML5一站式移動技術和服務提供商,自主研發了白鷺引擎、白鷺加速器、骨骼動畫工具等產品,覆蓋游戲解決方案、服務游戲、AR/VR等多元領域。

在那個互聯網井噴式發展的時代,白鷺頗受資本歡迎,一共完成過5輪融資,SIG、順為資本、普華資本、深創投、經緯創投、IDG資本等一線基金都是其投資方。白鷺科技也在2016年登陸新三板,估值25億元。

白鷺科技的用戶群體是游戲開發者,他們的盈利模式也是通過引擎方案從開發者手中獲取盈利,這種盈利模式被一些業內人士認為是不可持續的。根據官方的數據,截止到2020年,已經有超過4000款白鷺引擎的游戲被打包上傳到AppStore和Taptap渠道發行,定向服務了數百個項目。

白鷺科技的最后一輪融資定格在2017年,也是陳書藝所說的“行業變革2018年”的前一年。

白鷺曾公開過自己的財務數據,自2014年白鷺引擎推出起,基于白鷺引擎的產品,其累計運轉的營收規模超過200億。2016年掛牌新三板后公司表示持續虧損3年,2016年虧損1684萬元。

不難發現,白鷺科技一直致力于H5游戲的發展,即使陳書藝也在各個場合表達過一個觀點,白鷺引擎不應該只是一個H5小游戲引擎,他們正在向全平臺的游戲引擎轉型。

轉型當然不是容易的,對應到陳書藝內部信中的信息,白鷺做了許多事,包括開展新的業務,轉型元宇宙,和騰訊、字節跳動談投資并購。

資本的撤退和打壓被陳書藝視為壓垮公司和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甚至一度摧毀了2021年白鷺新業務——OHHH星球和VAR引擎可能會帶來的融資,“L資本和S亞洲等投資人,都表達了明確的投資意向?!?/p>

陳書藝曾在某次采訪中描繪過白鷺科技的完美結局,“預計到2015年底,我們將成為一家估值達10億美元的公司?!?/p>

而現在,如前述,嚴峻的大環境、冷酷的資本態度、情緒的心力交瘁一步步卻使白鷺走向另一種結局:個人舉債4000萬,公司破產清算。

02 投資人:錯要認,挨打要立正

陳書藝的內部信聲淚俱下,著實令人嘆息,但這一切真的僅僅是因為“大環境不好”嗎?要理解這個問題,就要結合其業務本身來看。

根據其官網信息,白鷺科技的核心競爭力在于公司開發的一系列HTML5引擎,主要的應用場景則是在H5小游戲的開發上——這也是業內公認的H5重要應用場景之一。講到這里,就有必要先聊一聊HTML5這個技術的前世今生了。

首先,HTML5并不是什么新技術,它只是大名鼎鼎的HTML語言的一個新標準。HTML語言全名叫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誕生于1990年,中文譯名為超文本標記語言。作為Web 1.0時代的基石,它是構成互聯網世界的一磚一瓦。而HTML5則是在2008年發布的新一代標準,對既往標準進行了革新,為的是迎合技術的發展。

在HTML5標準的革新中,最重要的特性莫過于適應了移動端設備的需求。智能手機尚未普及的時代,人們上網的主要工具是個人電腦,因此HTML語言過去的架構主要是為了方便PC端用戶。但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移動端設備的普及,使得用戶瀏覽網頁的途徑變得更加多樣化,跨平臺兼容性成了剛需,也就促成了HTML5的誕生。同時,HTML5標準也提升了網頁的可設計性和性能,讓許多過去無法實現的功能成為了可能。

概念解釋起來可能有點抽象,那么舉幾個栗子吧。

很多中年用戶中極為火爆、吸金能力超強的網頁游戲,基本都是基于H5;幾乎所有的在線應用網站,比如在線視頻網站或者在線文檔編輯工具,也是基于H5標準的;還有朋友圈常見的推廣頁面、電子相冊、電子請柬等等,都是H5。

可以說,HTML5是時代的產物,而白鷺科技這一批做H5技術的公司,很大程度上是吃著Web2.0和移動互聯網紅利成長起來的,而白鷺科技自己,則是All in了H5游戲這個賽道。

打開白鷺的官網,赫然可以看到其商業化案例中的一長串名字:《夢幻西游網頁版》、《開拓幻想篇》、《槍火工廠》、《全民狙神》、《創造迷你城》、《傳奇世界H5》、《御天傳奇》、《封神單機》、《女皇陛下》等,這些游戲都是用白鷺提供的開發工具研發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人玩過其中的任何一款,但光看名字,我的腦海中便浮現出了兩個字:復古。

關于網頁游戲,市面上批評的文章一搜一大把,指向的問題基本就是換皮(老掉牙的游戲玩法換個主題重做一遍)、粗制濫造(HTML5的開發能力和性能有限,呈現效果有瓶頸)、請香港明星拍一些看起來十分離譜的廣告等等。

簡而言之一句話,頁游開發商鮮少關心游戲品質,許多公司參與進來都是抱著撈一票就走的心態。據我所知,某些頁游因為運營成本和開發成本極低,靠一兩個大戶就能養活,公司甚至還能專門雇人陪大戶玩,讓他爽又不能讓他太爽,刺激大戶不斷充值。

因此,當手機性能不斷提升,手機游戲的品質日益精進,其他娛樂方式也在不斷擠占用戶時間,頁游自然而然走向了衰落。根據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數據,從2015年到2021年,中國網頁游戲實際銷售收入逐年下降,由219億降到了60.3億,市場規模萎縮了7成。

回到白鷺自身,其產品理念也讓人有些疑惑。

白鷺自己的slogan是“白鷺引擎,重度小游戲領域的主流引擎”,這句話本身就耐人尋味。重度,意味著需要用戶投入大量的時間、金錢和精力;而小游戲,本身則對應著游戲內容比較輕、偏休閑。在這樣一個看起來十分矛盾的夕陽賽道里,即使做成了“主流引擎”,可能也沒什么意義。

陳書藝在公開信中一直強調游戲產業大環境不好,這是事實。但根據《2021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965億元,同比增長6.4%。也就是說,盡管行業增速受各類因素影響不斷放緩,但中國游戲產業總體還是處在向上趨勢。君不見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吃雞、王者榮耀和原神全是中國制造,米哈游也是在這個“行業寒冬”中成長起來的千億級巨頭。用戶對游戲的需求并沒有減少,但在這個時代,越來越不缺娛樂方式的玩家們更需要高品質的游戲體驗,而不是“是兄弟就來砍我”的XX傳奇。

白鷺的隕落,當然脫離不了歷史的進程,但也不能忽視其自身的問題。正如我某位投資人朋友說的,“錯要認,挨打要立正?!?/p>

03 投資人與創業者的關系

陳書藝在內部信里其實著重提到了投資人與創業者之間的關系。只是在他看來,這兩者之間是不對等的,投資人更像是“門口的野蠻人”角色,尤其老股東的反戈讓創業雪上加霜,甚至只能破產清算。

投資人和創業者,是不是對等關系?兩者該如何相處才是合適的?在困難面前,投資人該選擇及時止損還是更應該努力陪跑?這些都是非常值得探討但永遠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

有投資人認為,投資人和創業者應該是搭檔關系;也有投資人認為投資人應該對創業者不離不棄。在如今投后管理愈加復雜細致的今天,投資人某種程度上可以影響一家公司的命運。

但一家公司從經營困難到難以為繼,有多大程度與投資人相關呢?



版權聲明:

凡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T媒體(http://www.baoxianxiangw.cn)”的所有原創作品,版權均屬于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評論

欧美人妖xxxx做受-乱子伦xxxx无码-印度xxxxbbbb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